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关闭注册
【宁波公益网】官方网站已正式安全运行 天!        本站由宁波公益网运营团队、鄞州银行公益基金会、宁波帮办志愿服务站联合主办

宁波公益活动发布(新) 公益百科| 公益影像| 公益研究 宁波公益指南 | 公益学院

如果您有好的建议,欢迎联系我们! 联系站长?点我吧! 微博微信自动排版工具

企业QQ:在线咨询400电话:0574-87251999
受理求助、咨询、捐赠、义工报名、邀请码获取等业务。
受理,合作对接、新闻发布、义工报名等。
捐赠咨询有关问题。
查看: 402|回复: 0

[公益新闻] 宁波第一只有工作证的导盲犬杜克 认识一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3 10: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491835_ds-qianyh_1521730330979_b.jpg

  王丙兵在杜克的引导下,安全走上台阶。

  宁波公益网讯:“杜克,怎么了?为什么不走呀?”昨天上午,宁海长街镇环河新街上,身着红色工作服的导盲犬杜克突然停下脚步,王丙兵诧异了片刻,立马反应过来。他左手牵着杜克背上的导盲鞍,身体前倾,右手在空中探了探,果然,一辆电动自行车横在跟前。

  王丙兵说,杜克是他的眼睛,会带他去很多地方,自从有了它,他的世界好像变大了。据了解,杜克来自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是宁波第一只有工作证的导盲犬。

  12岁时摔到头部,导致双目失明

  昨天上午,在宁海长街镇环河新街上的一家盲人推拿馆,记者见到了王丙兵。27岁的他,身高近1.8米,身体很结实。

  王丙兵从小好动,12岁那年跟小伙伴打篮球,摔了一跤,头部着地,把视神经摔坏了。12岁失明,这对王丙兵来说,无疑是一场灾难。以后靠什么谋生?这时,有人建议王丙兵学推拿。

  重新振作的他放弃学业,决定去广州学盲人推拿。“爸妈在工地干活,没时间。我胆子大,联系好那边的人,就自己一个人从宁海坐火车出发了。”王丙兵笑着说,他还挺佩服自己的,当时年纪小小的,什么都看不见,就敢独自出门。

  在广州待了6年,学成归来的他开了一家盲人推拿馆,因为手艺不错,渐渐积累起一批客户。生活稳定下来的他,2011年结了婚,如今女儿已经上幼儿园了。

  有家庭有事业的王丙兵很幸福,但遗憾的是,因为自己的眼睛,他的活动范围很有限,而他想去西安、南京,到更多的城市走一走,“看不见没关系,我可以感受”。

  起初牵着导盲犬每一步都迈得很忐忑

  2006年,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成立,作为公益机构,基地培训出的导盲犬全部免费交给视障人士使用。一次偶然的机会,王丙兵通过广播得知了这个消息,可当时自己还在租房住,条件有限,只得作罢,但申领一只导盲犬的想法从此生根发芽。

  2014年,攒了一定积蓄的王丙兵买了一套房子,也是在这一年的年初,他向大连基地递交了申领导盲犬的申请。“需要导盲犬的人多,但培训基地就一个,只能等。”王丙兵说,这一等就是4年。

  今年1月,大连基地通知他将能领到一只导盲犬时,王丙兵说,他当时兴奋得一晚没睡好。“在领回来前,要先到基地跟导盲犬进行6周的感情培养和培训。”他说,“我的这只导盲犬叫杜克。在基地,一开始辅导员让我抓住它背上的导盲鞍、跟它走的时候,我是硬着头皮迈步子的,心里根本没底,慌啊,就怕自己摔倒。”

  两周后,王丙兵彻底相信了杜克,“有一次在基地附近训练完毕后,辅导员说刚才走过的路的上方就是几根斜拉的电线,为了不让我碰到,杜克带我紧挨着另一侧的电线杆走。”

  现在一个人出去根本不用担心

  3月1日晚,王丙兵带着杜克回到宁海长街镇。

  为了让杜克适应新环境,只要天气好,王丙兵就带着杜克出门转转。可能是换了一个地方,杜克有些紧张,偶尔不在工作状态,第一次出门,杜克带着王丙兵到水果店门口。“可能是我平时给他吃苹果的原因吧。”

  “按照基地规定,回到当地后有3个月磨合期,如果磨合起来有问题,可以申请重新换一只导盲犬。不过,经过这些天的相处,我们已经能走好几条线路了。杜克很乖,能听我的指令,路上遇到障碍物都会提醒我。”

  为了证明自己的说法,王丙兵起身拿了杜克的工作服和导盲鞍。“杜克!过来,我们要工作了!”听到指令,杜克立马起身,摇摇尾巴走到他跟前。穿戴完毕后,王丙兵做了“卧”“趴”等几个服从指令训练后,就跟杜克走出店门。

  店外是环河新街,是小镇上相对繁华的一条街,人行道前一排的店铺,偶有杂物堆放在前。杜克引导王丙兵在人行道上行走,记者看到,只要有台阶、杂物等障碍物挡在跟前,杜克就会马上停下脚步,提醒王丙兵留意。

  走了一会儿,前方遇到两个障碍物,左边一处是花坛,右边停着一辆电动自行车,中间的空当堪堪能走一个人。

  走近后,杜克停下不动。王丙兵用脚试探,碰到花坛,于是拉着杜克往右边走。杜克还是一动不动,因为右边有电动车挡着。王丙兵有些纳闷,身体前倾并伸出手在空中左右探了探,于是碰到了电动车把手。

  “杜克,好孩子!”顺利通过后,王丙兵欣喜地摸了摸杜克。

  “你看,根本不用担心!”他侧着头跟一旁跟随的记者说,“以后出去旅游,我就指望杜克了。以前一个人出去还跌跌撞撞的,现在我可不怕了!”

  杜克是宁波第一只有工作证的导盲犬

  采访中,王丙兵告诉记者,据他所知,杜克是宁波第一只有工作证的导盲犬。昨天下午,记者联系宁波市残疾人联合会盲人协会会长张国华求证此事。

  “此前宁波确实没有正规的导盲犬。”张国华说,宁海有人申领到导盲犬的消息他早就知道了。

  此前为何无人申领?张国华说,大家都知道导盲犬能给盲人带来很多便利,但因为申领存在很多限制条件。“像宁海的这个小伙子,申请了4年才成功。另外,家庭条件、自身的身体条件太差也不行。”张国华说,导盲犬要吃得好、住得好,而且要定期给导盲犬洗澡、清洁,诸多因素叠加,很多盲人朋友就放弃了。

  记者从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官网得知,该基地是我国大陆地区第一家也是目前唯一一家能够在导盲犬的繁育、培训、应用等多方面提供专业性指导的非营利的导盲犬培训机构。申领条件就包括身体健康、无影响正常行动能力的重大疾病,可自行负担导盲犬使用期间日常所需费用,能独立饲养管理动物等。

  “导盲犬更适合年纪轻一点的,腿脚灵活、走路快的人才能跟上导盲犬的脚步。”张国华说。宁波晚报记者陈烨文/摄

  快评

  让宁波第一只导盲犬

  唤起对我们盲人的关注

  有人说,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高不高,对残疾人好不好是重要参照;对残疾人好不好,看街上行走的残疾人多不多是重要指标。这话虽有些偏颇,却并非没有道理。拿盲人朋友来说,他们的出行需求,实际上并不比正常人少多少,如果道路、公交、建筑方面的人性化、无障碍设施再完善一些,导盲犬再多一些,帮助盲人的氛围再浓厚一些,我们在街上见到盲人的频率就会更高一些。

  一个在正常人看来举手之劳、抬脚之便的动作,对盲人来说或许难于上青天。正因为正常人很难体味盲人的艰辛,盲人群体衣食住行等诸多物质与精神方面的刚需往往被忽视,这正是我们需要反思与改正之处。

  宁波引入第一只有工作证导盲犬的事件提醒我们,盲人最需要的并非是同情与怜悯,而是能在社会各方的帮助下,满足他们合情合理的刚需,比如一份自食其力的工作、上下班途中不遭遇危险、除了吃饱穿暖还有正常娱乐等。只要盲人群体的正当权益得到充分关注,那么,就算没有杜克,在不远的将来,日新月异的人工智能也会提供足够聪明的机器狗来为盲人引路。胡晓新

  来源:中国宁波网

  原标题:“它是我的眼睛,会带我去很多地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关闭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  |   无图版  |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宁波公益网 系统支持:DZX2.0   志愿者咨询/联系:QQ:641061882   捐赠QQ:84833097    志愿者QQ群:暂停加入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仅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宁波公益网立场 本站禁止色情,政治,反动等国家法律不允许的内容,注意自我保护,谨防上当受骗!本站运行在腾讯云

信息产业部备案: 浙ICP备12029035号-3 Powered by 宁波公益网 Copyright© 2011-2020